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右金吾卫(下)(1 / 2)

天唐锦绣 公子許 1478 字 2个月前

x 最快更新天唐锦绣 !

张亮怒火冲天后槽牙咬得咯吱作响恨不能将面前这演技精湛的王玄策一刀劈成两段。

家奴常德策马上前厉声呵斥:“放肆!大帅才是右金吾卫大将军以往的规矩岂能强加于大帅身上?汝等心怀叵测、居心不良简直狂妄之极!”

“君忧臣劳、主辱臣死”身为张亮的亲兵、家奴自然感受到了张亮的尴尬处境。 王玄策诚惶诚恐略微躬身一脸无辜道:“这是之前立下的军规卑职定要遵守才行否则军法不容!不过正如这位将军所言现在您是右金吾卫大将军

一些军中特有的规矩是废黜亦或更改皆由您一言而决大可以等您履任之后做出决断。” 顿了顿王玄策又赔上笑脸:“说实话此等军规的确令军中怨声载道虽然陛下与军机处诸位大臣都认为此等操练之法能够凝聚军心、提升战力但军中上

下却因劳顿不堪而怨声载道若将军能够予以废黜定能收拢军心皆大欢喜。”

张亮被噎住了。 如果想要展示威严、慑服人心自然应当第一时间将这条军规废黜彻底打压以往房俊留下的班底。可他也是带过兵的自然知道这样的操练之法对于提升

战力大有益处尤其是刚刚整编成军的军队效果更是明显。

若只是想要示威、施压而将这样一项“优良军规”给废黜岂不是落下“心胸狭隘”“因私废公”的骂名?

陛下会怎么看?

满朝文武又会怎么看? 当然这一点可以等一等、深思熟虑之后再做出决断目前亟待解决的难题:自己到底是入营坐在中军帐等着一众将校操练完毕之后前来相见还是干脆转

身离去待到明日再来?

前一个选择自己坐在中军帐内苦苦等候一众麾下自是威严尽丧后一个选择倒是可以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可万一明日操练继续怎么办?

自己总不能半夜前来履任吧?

他看了一眼常德。

常德接收到家主的目光示意心里有些不明白这个眼神的含义…… 不过他之所以得到家主信任正是因为心窍玲珑略微想了想当下的局面便明白了家主的处境自然也明白了家主的难处所以他面对王玄策却斜睨着家主

问道:“明日操练是否继续?”

见家主面色不变便知道自己问对了松了口气……

王玄策面露诧异疑惑问道:“不知将军名讳?担任何职?”

常德张张嘴不知如何回答自己只是一个家奴而已谁说自己是个将军了?

王玄策又看向张亮手指着常德:“请恕卑职眼拙未能识得这位将军还请将军您指点。”

张亮有些尴尬纵然王玄策不认识常德也能猜出是他的亲兵既然有此一问那就是说我堂堂右金吾卫长史被这人指来喝去您觉得合适么?…。。

亲兵、家奴是必须要护着的张亮淡然道:“非是什么将军乃跟随我多年的亲兵老卒。”

王玄策又问:“可在军籍?”

一般来说亲兵分为两种一种是“部曲”这是主将的私人军队但皆在军籍另外一种是“亲兵”由主将的家兵、家奴组成不在军籍。

张亮摇头:“自然不在军籍。” 此言一出便见到先前颇有些卑躬屈膝、小意逢迎模样的王玄策腰杆一挺、面色一变威严气势磅礴而起指着常德厉声呵斥:“尔既不在军籍何以打探军

中消息?来人将此等刺探军情之徒拿下大刑伺候!”

刚才小绵羊一般的卫兵顿时精神抖擞十余人向着常德冲去。

常德面色大变赶紧勒马后退身旁伙伴簇拥上来将他挡在身后纷纷抽出兵刃对抗卫兵抓捕。

王玄策一挥手大声道:“果然是敌国细作居然还敢拘捕!来人调集弓弩手围拢射击生死勿论!”

“喏!”

便有卫兵飞奔入军营之内前去调集弓弩手、火枪兵……

张亮看着亲兵与卫兵对峙脑子一时间有些懵这可是自己的亲兵王玄策这个看上去清俊消瘦的年轻人怎么敢?!

他在马背上厉喝道:“王玄策!谁给你的胆子敢对本帅亲兵动手?你想要反天不成?” 王玄策寸步不让:“大唐军规早有规定无故刺探军情者下狱审查一经查实斩立决!将军还请擦亮眼睛莫要被这等贼人欺骗维护亲兵而罔顾军规

这可是大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