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又见爹娘(1 / 2)

父皇是魔鬼 五月初二 1288 字 3个月前

x 京都城内一座拙朴精致的宅院里曲墨然正在书房练字。

“侯爷太子的事被发现了。”陈涛快步进来低声道。

曲墨然手中的笔一顿一大滴墨滴在宣纸上蕴成一片墨迹。这篇字算是毁了。

曲墨然趁势收了笔:“行踪可清理干净了?”

“清理干净了。发现娘娘凤体不见时太子已离京五天。他留下的踪迹是袁校尉亲自处理的不会让人追查到。”

陈涛是曲墨然的长随办事一向谨慎周密。

曲墨然缓缓道:“太干净了也不行反而惹人起疑。林家那几个可不是吃素的他们不会轻易罢手。让袁毅弄些似真似假线索出来绝不能让人查到太子的真实行踪。”

“是。属下即刻去办。”

说罢陈涛转身出了书房。

“唉这么嚣张暴戾的性子也不知随了谁。”曲墨然摇摇头长叹一声。

沈灼是在阔别了十几年的拓步床上醒来的。醒后她怔怔然恍若隔世一时分不清那些让人绝望的经历是真实发生过还是仅仅是自己的南柯一梦。

“小姐快起来梳洗。”干脆清越的声音在帐外响起随后一个圆脸丫鬟手脚利落地撩起床幔。

沈灼定睛一看是自己的贴身大丫鬟兰草。兰草是沈灼贴身丫鬟中最年长的一个比沈灼大三岁做事既利落又稳重是娘亲专程为她挑选并培养的丫鬟。

看到兰草沈灼眼睛红了泪水簌簌地流。前世兰草为了掩护她和小石头被乱刀砍死在暗巷最后连全尸都拼不齐。

沈灼喉头不由发紧。

“小姐又做噩梦了?”兰草边说边拧了块热手帕敷在沈灼脸上。

沈灼昨天因为做噩梦抱着沈窈哭了一个时辰的事早已经传遍全府。

“我的好小姐你快收收这水龙王吧。老爷郡主还有三少爷一会儿就要回府了。你要红肿着眼睛去迎指定能让三少爷笑话你一年呢。”

沈灼想起来了。这一年阿爹因躲避朝中的纷争主动讨了个去江左的闲差顺道带着阿娘出去散散心。

原本是带着她和三哥沈希一起去的结果她讨厌坐船半路上带着莺儿偷偷就跑回家了。气得阿爹回来后狠狠罚了她在祠堂里跪得膝盖都快废了后来在床上躺了好几天才好。

虽说阿爹最是宠她但也是能下狠手教训她的。沈灼不由心头一紧。难不成才重生回来就要挨顿罚?

沈灼按住了正给她做热敷的兰草:“别敷了你有没有方法把我眼睛弄得更肿些?”

兰草一脸震惊且无语地看着沈灼。但谁让这人是自家小姐呢?自家小姐自家宠。于是兰草二话不说去厨房找来几根辣椒研磨成细粉再兑上温水。

直到眼睑火辣辣烧得直疼时沈灼才终于觉得自己又是那个集千万宠爱于一身娇纵任性可以为所欲为的沈家四小姐了。

沈渊夫妇到家时沈灼成功地维持住了双眼又红又肿的表象。

还不待沈渊开始清算沈灼平阳郡主便一把将人拉到怀里满心满眼都心疼。

“娇娇你的眼睛怎么肿这么厉害?春兰快拿块热手帕过来。”

春兰闻言立马利索地用热水绞了手帕递给平阳郡主。平阳郡主亲手替沈灼敷着眼睛。

“疼不疼?涨不涨?”

沈灼摇摇头顺势将整个身子深深埋进娘亲怀里眼眶不由自主地又开始泛红。

重生以来沈灼的泪腺就像关不住阀子的笼头委实哭得多了些但她是真的忍不住。

阿爹阿娘都还在都还活着温热的鲜活的一伸手就能碰触到。如果这是一场梦她愿意长堕梦境永不醒来。

“听说小娇娇做了个噩梦被吓得哇哇大哭?看这两眼肿得像颗桃似的啧你这是一晚都没睡专程哭了一天一夜吗?”

沈灼正闭着眼躺在娘亲怀里享受着娘亲轻柔的热敷就听到耳边响起似笑非笑的调侃声。

“阿娘三哥又欺负我!”沈灼眼都懒得睁直接张口就告状。她扭了扭身子又往平阳郡主怀里蹭。

“老三你没看到娇娇正难受着吗?你当哥哥的没事老爱欺负你妹妹干什么?”平阳郡主恼怒地瞪了沈希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