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鸣山书院(2 / 2)

父皇是魔鬼 五月初二 1110 字 3个月前

“哎哎你又带我逃课我回家要被打的~~~~”

虽然陆婉儿嘴里嚷着不情愿但小身板很诚实跑得比沈灼还快。

元景五年

这年的正月特别寒冷。

大雪不停地下似乎连空气都冻得要凝固。京都宽阔的街道上人越见的少大家都窝在家里烧炭烤火。大冷天的谁都不爱出门。

突然一队轻甲骑兵从城门疾驰而入急促的铁蹄踏得朱雀大道上雪泥飞溅。只见那队轻甲骑兵直往皇宫奔去。

看到此景路旁偶有几个闲人感叹。

“哟这正月十五都还没过皇宫禁卫就开始当差了?”

“食君俸?自然要为君分忧嘛。陛下要办事那还哪管节不节假不假的哟。”

“唉这么看来还是我们平头百姓好。走了回家炖骨头汤去。”

皇宫御书房内萧屹正在书案上画梅花消寒图提笔点墨举手投足间十分悠闲随意。

“你的意思是尸骨找不回来了?”萧屹淡淡道。

他手里的笔没停边做画边随口问貌似不甚在意。

“末将已查实太子带走沈皇后尸骨后在西山卧佛寺外进行了火葬然后带着沈皇后的骨灰离开。”

萧屹手中笔停了嘴里冷冷吐出两个字:

“孽子!”

萧屹眉眼暗沉犹如暴雪前的天色。卫轩心里猛地一凛忐忑起来。

“他人呢?”萧屹搁笔净手抬了抬眸。

“回陛下太子行踪飘忽末将无能目前还未找到。”卫轩额头冷汗直冒。

“也就是说连骨灰也拿不回来了?”

萧屹语气很平和但卫轩只觉得心“呯呯呯”跳得剧烈似要从胸口蹦出来。他深深俯下头一个字都不敢再说。

萧屹缓步走到卫轩近前弯腰抽出卫轩的配刀反手一挥。

“噗~~~”

一股温热的血从卫轩颈腔喷出洒了一地。

卫轩的头颅在御书房地上骨碌碌地滚一双眼睁得大大的他死不瞑目!

怎么就两句话功夫就身首异处了?皇宫被盗他是有失职但罪不至死呀!

侍候在旁的姜宁吓得双股颤颤腿直发软两手抓着椅子背才堪堪站住。

隔天宫中传出旨意。

“擢都阳升骁骑将任禁卫军统领一职。”

卫轩的死让朝野震动一片哗然。

禁卫军统领怎么说也是二品大员且卫轩是涿阳侯的嫡子说杀就杀。到底犯了什么滔天大罪?而且人死了连个定罪诏书都没有。

难道是萧屹打完仗腾出手来要开始要肃清朝堂了?一时间整个朝中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皇宫内萧屹正在冷宫废墟上散步他一个人沿着废墟转了好几圈在雪皑皑地上留下一圈明显的脚印。然后萧屹指着脚印道:

“此脚印内划为禁地谁也不准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