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人在屋中坐,祸从天上来(1 / 2)

父皇是魔鬼 五月初二 959 字 3个月前

x “小豆子你可是想到什么好法子了?”张静宜两眼放光一脸跃跃欲试。

“先试人品再看才气最后看家境。”温明芸有条不紊道。

虽然沈灼多活一世知道谢辙其心性坚韧品行高洁但少年时期的谢辙她却没见过万一这时的他心性还没定型呢?

如果能试上一试也挺好。

“五日后我娘要在家举办赏荷宴她是想借此给我二姐挑一个郎君。”萧玉淑道。

“她广撒网邀请了京都城内所有未婚的世族公子和青年才俊。正好可以请谢夫子一起来。”

“这下可正好。”陆婉儿一拍手道。

“那要如何试夫子人品呢?”孟清莲轻甩手帕又一副娇滴滴我见犹怜的娇小姐模样。

“要不你去色诱?”萧玉淑眨眨眼好心建议。

“萧!玉!淑!”孟清莲把手帕往萧玉淑脸上一扔看样子又想冲上去挠她的脸。

“你俩够了哈是不是一刻不生事你俩就不舒服呀?”陆婉儿一手一个扯着两人衣领把人分开。

“就色诱!”沈灼一拍桌子。

“这法子好。”温明芸也点头。

“啊?!”陆婉儿木愣着傻了。

“那是用女色还是再加个男色?”萧玉淑挑了挑眉。

“那就全都要!”张静宜精神一振。

“来我们来详细计划一番。”孟清莲一撩裙摆率先坐下兴致勃勃。

正在西厢整理书籍的谢辙突然背脊一凉。

谢辙完全想不到自己人在屋中坐祸就从天上来。

傍晚日头渐西鸣山书院的散学钟准时响起。

夏天傍晚的暑气还盛沈灼一溜烟冲出书院大门再一溜烟冲进自家马车“砰!”地一声一屁股重重坐在车内的冰鉴旁。

沈灼呼吸着冰块散发出的丝丝凉气看着冰鉴里镇好的葡萄伸手就去拿。

“啪!”

沈灼手背一痛被团扇的竹柄重重敲了下随之便听到头顶传来温婉轻斥声:“净手了吗?”

沈灼抬眼一看只见沈窈端坐在马车里手持团扇正瞪着她。要是她再敢伸手怕是那扇子又要落下。

沈灼瘪了瘪嘴一脸委屈模样。

“噗嗤”一声沈窈的贴身婢女环儿笑出声然后她端起一小杯水放到沈灼手边拿出手帕细心替她净手。

环儿笑着:“四小姐可别恼大小姐这是怕你手上沾了灰。葡萄和着灰吃下去是会闹肚子的。”

“我才不会恼。我知道是阿姐疼我。”沈灼净好了手就往沈窈身上蹭着撒娇。

自打重生再见家人以来沈灼就格外的黏人不断地确认着每个家人真的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