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不见故人来(1 / 2)

父皇是魔鬼 五月初二 1018 字 3个月前

x 萧屹的一句话直接把身后的人吓傻了也把摊主吓懵了。

摊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他一头磕在地上:“这位大人草民若有什么得罪之处草民在这里给大人赔不是了。”

街上周围的行人见状议论纷纷。

“只听说过当街强抢民女的可还从没见过当街要人夫妇强行和离的!今天可真是开眼了。”有人看不下去了。

“就是莫名其妙。莫不是看上人媳妇了?”有人八卦。

“这可是京都天子脚下还有没有王法了?”有人义愤填膺。

“王法?”萧屹垂眼轻嗤一声“你们和我谈王法?”

他端坐于马背上冷冷扫了周围人群一圈淡声道:“那便自今日起律法里加上一条凡光天华下之下公众场合里夫妇举止亲昵者按有伤风化论罪即刻和离。”

“不可!”

“陛下万万不行!”

杜佑和袁枚安两人皆大惊失色双双从马车上跳下来跪在地上求萧屹三思。律法是国之重器怎可如此儿戏!

萧屹眼皮都懒得抬径直道:“都统领押他夫妇去京兆府。拿和离书回来复命他二人若不肯和离提头来见。”

说罢萧屹一夹马肚手执缰绳缓缓向前走去。

原先喧闹嘈杂的天街突然鸦雀无声再无人敢议论半分。萧屹所过之后街上的行人如潮水般自动让出一条道来众人纷纷俯身跪伏两侧。

这人竟然是元景大帝!

那对夫妇面色凄惶地跟着都阳走了。

曲墨然轻声喟叹他招手让长随陈涛俯耳过来小声叮嘱了他两句。随后陈涛便追着都阳去了。

杜佑和袁枚安还跪在地上望着萧屹远去的背影目露忧虑之色。他们这位陛下行事作风越发的诡异乖张。

曲墨然上前温言宽慰道:“二位大人也不必过于忧心。陛下只说让人和离又没说不准他们复合。”

“那陛下此举又是为何?”杜佑想不明白。

“兴许就是见不得旁人在他眼前恩爱吧。”曲墨然淡笑一哂打马而去。

这是什么逻辑?杜佑和袁枚安两人互看了一眼皆是一脸茫然。

曲墨然刚才在萧屹眼底瞥见了隐隐的血丝他知道萧屹是真受刺激了。只可怜了那对杂货铺夫妇无端遭这无妄之灾。

天街的小插曲似乎并没打消萧屹出游的兴致他策马扬鞭直往青玉湖去。

此时的青玉湖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湖畔垂柳青青长长的枝条随风飘舞。各种鸟雀在树间穿插飞来飞去格外灵动。

阳光洒在湖面上金光点点似万千星辰落入凡间几叶小舟在水波中悠闲轻荡着。确是一幅画笔难描的暮春时节美景图。

湖岸边到处是踏青赏景的人女子们精心打扮头盘美髻鬓角簪花男子则都跨马轻衫小帽也十分俊俏。大家三三两两结伴而行不时传来欢声笑语。

萧屹骑着马独自一人沿着湖岸走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在一棵柳树旁停住。他端坐于马背上一动不动地眺望着湖中身形挺拔笔直得像尊雕塑。

湖里此时正星星点点分布着不少游湖的扁舟。

随萧屹出游的众人不知他要干嘛他站着不动大家也只好一起站在那里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