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青玉湖又初见(第二卷 追妻路漫漫)(1 / 2)

父皇是魔鬼 五月初二 1312 字 3个月前

x 萧屹没给自己准备棺椁他不喜欢狭小的空间更不想一个人躺在冰冷的棺木内。整个梧桐院便是他牺身之处。

萧屹走进院内径直进了卧房。他脱了鞋袜正了正衣冠然后撩开床帏合衣躺上床。在他的手边摆放着一个精美的漆器盒子正是许皓之抢来的骨灰盒。

“娇娇奈何桥上你且等等我。”萧屹轻声低喃着随后他似想起什么眉心微皱语气不满“都是小石头不争气回来得太晚国事上手也慢。唉脾气还不好”

“小石头敦厚有余聪慧不足还有他没小的时候可爱了长大后也不怎的好看。”

“哦我给小石头娶了一房媳妇儿挺好的姑娘你以后就别挂心他了。”

萧屹絮絮叨叨说着萧玮的坏话然后缓缓闭上眼呼吸渐渐弱下去。进地宫之前他服了毒。

萧屹再次睁开眼时精神有些恍惚这是到了地府吗?怎么地府和兴德宫一模一样?

萧屹躺在床上没动伸出手往边上一摸漆器盒子没了。于是他眉心微蹙。

萧屹行事虽是雷霆手段但其实他个性十分沉稳绝非鲁莽之人。他没急于起身只半眯着眼四下打量。然后他听到耳畔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殿下头还疼吗?要不要请太医来看看?”

萧屹转过头去一看眼神猛地一缩!说话的人竟然是姜宁还是看上去很年轻的姜宁!

他眼前浮现出在进地宫之前为他一边更衣一边哭得老泪纵横满头白发的姜宁。萧屹很清楚姜宁并没死。那眼前这个又是何方妖孽?

萧屹不动声色地从床上坐起。

半个时辰后萧屹在铜镜前呆立半晌然后终于确认自己不仅是起死回生而且还回到正元二十四年他十八岁时。

“殿下今日四殿下的邀约您还去吗?”姜宁问道。

萧屹微敛双眸掩住眼中情绪问道:“邀约?四哥今日有何邀约?”

姜宁觉得萧屹今日似乎有些古怪。不过他一想到刚才在庭院里萧屹被突然断裂的大树砸到头还晕了半刻也就释然了。许是被砸懵了。

姜宁忙笑着提醒道:“今日三月十五是采春节四殿下约了您去游湖。殿下莫不是忘了?”

萧屹心蓦地一拧正元二十四年三月十五骑马游湖这几条线索合在一起一个猜测在萧屹心里生成。他低头看了眼身上服饰果然是淡青色的锦袍。

原来自己醒来之日竟是和娇娇初见之日。

“自然要去备马。”

姜宁一躬身领命而去。他一边往外走一边总觉有丝怪异缠在心上挥之不去。一直以来殿下都不耐烦参加这种游乐怎的今日兴致这般高?

萧屹骑着马刚一出宫门就看到等在一旁的萧承等人。他默默扫了一眼果然是五人萧承长康燕五自己和姜宁与记忆中分毫不差。

萧屹这才觉出原来这日的一点一滴自己都记得如此清楚。

一路上萧屹跟在萧承身侧一言不发。他不时打量着周遭的一切既觉得熟悉又觉得陌生。对于自己重回十八他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到了青玉湖仍是一派热闹景象。天清云淡惠风和畅阳光熏暖春色正好。湖岸边游人如织男子骑马轻衫小帽逞骏逸女子乘车云鬓簪花露美颜。

萧屹一行人骑着马沿湖岸缓辔徐行不时谈笑几句倒也惬意。

萧屹少话他凝神看向湖岸边的一排排垂柳。然后他果然看到绿柳荫荫处站着几位姑娘其中一人身着湖绿色的云锦绣衫笑靥娇俏像朵明艳的玫瑰正在盛放。她脸颊处有酒窝若是冲谁甜甜一笑必将人心都融化。

“怦!怦!怦!”萧屹听见心在狂跳震得耳膜嗡嗡作响。

原来祭天的祈愿真应了也不枉他殚精竭虑为天下操劳几十年。可萧屹看着看着便生出贪念若能再续前缘该多好。

早知道老天能应他那就该多押上小石头几年他瞧那身板活到七八十岁应该没问题。想到此处萧屹不由撩起眼皮望了一眼天。

“殿下殿下”姜宁见萧屹停马走神小声催促着。

萧屹回神一看原来是萧承几人走远了。萧屹看着身侧的姜宁眉峰微蹙。难道真的只能看一眼吗?他心有不甘。

于是萧屹伸出手往姜宁身上捏了几把。姜宁被捏得一激灵头皮瞬间发麻心下大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