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佳偶天成,上天眷顾(1 / 2)

父皇是魔鬼 五月初二 933 字 3个月前

x 从玲珑阁出来后沈窈和沈灼上了马车。沈府的马车慢悠悠地穿过大街小巷。

沈灼被萧屹那一眼扰得心绪烦乱拿着沈窈买的玉饰有一下没一下地把玩着。

“娇娇你与七皇子之间可是有过不愉快?”沈窈迟疑问道。

沈窈一向心细她发现每次萧屹一出现沈灼就变得沉默寡言与平日的活泼伶俐判若两人。她不禁忧心。

沈灼闻言原本松散痞赖的身子不由一绷:“阿姐何出此言?”

“你每次见到七皇子不是冷眉就是肃目活像他欠你什么似的。”

“嘁~~宫里那堆皇子谁我都不待见。”沈灼冷声哼哼着“全都是冲着阿爹来的却对非得装出对我们殷勤的模样。”

“娇娇”沈窈无奈地摇头“并非所有人都如你想的那般势利虚假。”

沈灼这一年多来稳重不少也不怎么闯祸了只是不知怎的性子却变得偏激谁提皇子皇宫就跟谁急像有深仇大恨似的。

沈灼闻言一挑眉道:“这世上当然有坦荡挚诚的君子呀。”说着她狡黠一笑凑到沈窈跟前拖长声音道“比如谢夫子。”

“噗嗤~~”“噗嗤~~”坐在马车里的莺儿和环儿捂嘴笑。沈窈则红透了脸嗔怪地瞪了沈灼一眼。

自从谢辙去了品秋诗会他和沈窈的关系在沈府有限的范围内已呈半公开化。

在品秋诗会上沈渊与谢辙两人吟诗作赋谈古论今相谈甚欢颇有倾盖如故之意。反倒是沈卫被沈渊整整晾了一天。

平阳郡主为相看谢辙专程在京都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踏雪赏梅。白雪红梅衬得白衣公子风度翩翩温润如玉平阳郡主看得喜上眉梢一直为沈窈拎着的心终于落地。

谢家世代清流谢辙深知家族不愿高娶更不愿与权贵结亲。因此谢辙向沈渊提出待他春闱高中之后有向家族一争之力时再来沈府提亲。

“若是落榜呢你当如何?”沈渊问。

“不会。”谢辙直视着沈渊目光坦诚语气笃定“学生不会落榜。”

君子一言自信却不自负。

谢辙当然不会落榜沈灼暗自得意。她姐夫可是当朝探花郎!谢辙一身红衣打马游街时清俊的气度不知迷煞多少京都贵女呢。

不是所有人都有过前世能提前知晓结果也不是所有人都如谢辙那般有信心。更何况在春闱前夕谢辙还曾千里奔忙回了一趟清陵老家。

按常理参加春闱的学子都会提前到京都休生养息调整好状态拜座师交友人准备考试。

谢辙也确实是提前来了京都不仅提前而且还顺道在鸣山书院当起了夫子。这一切本来都很好。

可谁知快到年底时谢辙接到母亲病重的消息他几乎没有考虑便决定回乡。清陵距京都千里之遥这一去一回大概是要错过春闱了。

临行前他到沈府辞行。

“春闱定在二月你如今回清陵可有想过也许会错过今次考试。”沈渊语气沉缓有迫人的压力。

“学生想过。”谢辙缓缓开口。

“学生自幼丧父是家母含辛茹苦扶养长大如今家母病重不可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