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诱敌深入,徐徐图之(1 / 2)

父皇是魔鬼 五月初二 1384 字 3个月前

x “孙五去告诉你家主上说我在此等他有事相商。”

本恭恭敬敬、一脸热情的店小二听到沈灼此话眼神不由一缩泛出一丝杀气来。

莺儿猛地往前一步将沈灼挡在身后手也按上别在腰间的短剑。

沈灼拍莺儿的肩示意她不必紧张随后探出头来笑盈盈地道:“给我上两盘甜丝米萝卷要冬叔亲手做的不然当心我砸了你家厨房哟。”

店小二闻言更惊他掩下眸光忙哈着腰直点头称是。这女子不仅知道自己的名字竟然还知晓冬叔更知道冬叔会做甜丝米萝卷

“你还不快去?”见孙五呆着沈灼不由催促着。

“好嘞小姐请稍等~~~”

孙五眼睛一转立即又满脸堆笑一躬身令命去了。

“小姐你知道这个店小二的名字呀?”莺儿好奇问道。

“呵我不仅知道他名字我还知道他脚底长了三个大痦子呐。”

正下楼梯的孙五突然一个趔趄差点直接摔下楼去。他心里惊疑不定这女子到底什么来历?居然连自己身上的胎记都知道!!

前世沈灼与萧屹大婚后萧屹便指派了五个龙虎卫负责沈灼安全孙五便是其中之一。他后来曾陪着沈灼过了一段颠沛流离的生活脚底的痦子也是那时被沈灼知道的。

来福酒楼是龙虎卫的据点也是萧屹设在京都城内的一个暗桩。如果要找萧屹来这里是最快的。

果然不到半个时辰萧屹就到了。

萧屹一脸风尘仆仆着一身戎装进门沈灼一见便知他是从京郊大营直接赶来的。

“你找我?”萧屹问。

“嗯。”沈灼点点头。

“何事?”萧屹在沈灼身边落座他目光扫过桌上摆放的酒壶和酒杯不由一顿。

沈灼冲莺儿抬了抬下巴莺儿便自觉地退出包厢并顺带将房门掩好。

屋内一时只剩下萧屹沈灼二人。沈灼抬手斟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萧屹。

沈灼正色道:“放心酒里没放东西。”

萧屹淡淡扫了她一眼心里一嗤就是放了他又岂会怕?他伸手接过酒杯而后一饮而尽。

沈灼见状也一扬手将酒一口饮尽。沈灼放下酒杯这才道:“前世是我太过霸道天天追着你缠着你扰你不得安宁后来还仗着阿爹的权势强逼你娶我。这杯酒就算是我给你赔不是。”

萧屹眼神猛地一暗握酒杯的手也紧了紧。

沈灼继续道:“现在重来一世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再纠缠你更不会碍着你与林飞凤两情相悦。今生我唯一想做的就是查清前世沈氏被诬陷的真相还沈氏全族一个清白!”

“所以呢?”萧屹抬起眼皮看了看沈灼。

“我虽不知你重生所求何事可你想要小石头而我需用你破开沈氏的死局。你我二人皆有求于对方或者我们都可先放下前世怨恨成为短暂的合作伙伴。”

“短暂的合作伙伴。”萧屹一字一字轻声重复着。他垂下眼眸掩住眼底森冷的情绪左手缓缓地抚着右手的尾指。

“是的。”沈灼点头难得郑重其事毫无一丝平日里的嬉笑之色。

“一旦你我各自目的达成便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你做你的圣武大帝我过我的逍遥日子从此山高水远再会无期。”

一股血气突地涌上心头激得萧屹额头青筋直跳他口中泛起血腥味竟是他不知觉间咬破了舌尖。

若到头来他与她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那他还重来一世做什么?!

萧屹闭了闭眼强压下心中的狂躁。

“那你想怎么做?”萧屹问。

沈灼闻言从怀中拿出一张纸“唰”地铺在萧屹面前。萧屹垂眼一看“和离书”三个字映入眼帘心中的戾气突地一窜再也压制不住。

“你如此心心念念和离书是想日后再嫁他人?是钟少卿吗?”萧屹声音寒意四溢。

沈灼十分诧异萧屹竟然知道钟少卿?明明前世两人没有过交集呀。

不待沈灼开口萧屹便又接着道:“他前世自有姻缘有自己的妻儿老小。难不成你这世是要改去缠着他吗?也要强逼他娶你?”

“既然要行善积功德那你有没有听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