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燕州灭门惨案,果然与她有关(1 / 2)

父皇是魔鬼 五月初二 1098 字 3个月前

x 钟少卿见沈灼对他手上的案子感兴趣又似真心想帮忙便将燕州陈氏的灭门惨案大致说了一遍。

“凶行者不是为钱财那就该是杀人灭口。陈家定是知道了什么秘密。”沈灼只听了个开头便一语中的。

“娇娇果然聪明。”钟少卿笑着夸赞着“不过至今都还不知道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

钟少卿在讲述的过程中隐去了一些案件的关键信息并没有全部告诉沈灼毕竟那一部份涉及到凶手可能的身份充满危险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但沈灼想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前世没有的事今生发生了她便认为这桩惨案有且仅有与她重生有关。因为惨案发生时萧屹还未重生。

“那你怎么追查到京都来了?”沈灼问。

“我查到陈家能发家是因受人资助。而资助那人在京都我便来想打听一下情况看能不能找出些破案的线索。”钟少卿道。

“无缘无故的那人为什么要资助陈家?”沈灼好奇道。

“这就说来话长了”

钟少卿便又将陈鹏在乡里为恶一方然后去从军后又得了传染病的事一一讲与沈灼听。

“哦那后来的张远定是陈鹏李代桃僵的而真正的张远其实染病早死了。”沈灼很肯定地点点头道。

“你为何会这么认为?”钟少卿倒有些惊讶了。沈灼怎么会一下子就想到了整个案件最大的突破点?

沈灼一挑眉带着丝小骄傲:“我虽没破过案但没少看探案的话本呐。这有何难猜的?”

钟少卿旋即一笑道:“世人都道话本为博人眼球编得离奇可又有几人知道真正的案件怕是会比话本更匪夷所思。”

“确如你所说。真正的张远早死了后来这个是陈鹏冒名顶替的。”

“我若是能早些遇上娇娇想来也许能少走不少些弯路。”钟少卿不吝言辞地夸赞沈灼。

破案一事经常如此常常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有时一两句无心的话或是天马行空的猜测都能让办案者茅塞顿开从千头万绪中理清思路。

沈灼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她挠了挠头道:“那你后来找到陈鹏了吗?”

钟少卿先是点头后又摇摇头道:“他死了死在陈家灭门惨案的半个月前。”

“啊这样呀?”沈灼转动脑子又想了想道 “那应是陈鹏知道了什么秘密陈家多半是受牵连的。”

沈灼提出的看法似乎不停地在出乎钟少卿意料。沈灼完全不懂查案却能凭主观感觉抓住最关键的地方。她不像钟少卿得出任何一个结论之前都要需证据她的猜想全凭随意全凭直觉。

“那陈鹏与张远是长得很像吗?不然为何他能瞒过众人这么多年?”沈灼问道。

“陈鹏和张远感染的是天花陈鹏病好后在脸上留下很多麻子算是容貌大改所以也没人起疑。”钟少卿解释道。

沈灼陡然一僵。

“张远”“麻子”这两个词突然冲入沈灼脑子在她头脑里剧烈碰撞她全身一激灵。张麻子!陈鹏就是张麻子!!

线索终于连上了。果然燕州陈氏灭门惨案是与她有关。

“这个陈鹏是不是魏子渊的亲兵?”沈灼问道声音有轻微颤抖。

“正是。娇娇难道你认识他?”钟少卿极意外的看着沈灼略吃惊。

沈灼抓起桌上的茶杯急喝了两口将心神稳了稳但心跳得太快她手不住发抖茶杯和茶盏撞出微小但清脆的“喀喀”声。

“娇娇。”

钟少卿伸出一只手托住了沈灼手里微微发颤的茶杯。钟少卿的手指骨节分明修长有力稳稳地将茶盏放回案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