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囚帝(1 / 2)

父皇是魔鬼 五月初二 1098 字 3个月前

x 萧屹的一句“儿臣参见父皇”直接惊掉沈灼的下巴!

沈灼双眼圆睁惊愕地想难道这石屋中的人竟是正元帝?!

若这里的人是正元帝那京都皇宫里的那个“正元帝”又是谁?!

沈灼只觉得头皮阵阵发麻她隐约地感觉到萧屹好像终于找到了太子真正谋逆的证据?她似乎也明白了萧屹那句“凶险之处才是我该去的地方”的意思。

俗话说“富贵险中求”最危险的地方才会有最重大的收益。

“老七你你怎么找到朕的~~~”正元帝的声音颤抖不已短短一句话包含了说不尽的心酸与激动。

“回父皇儿臣本是陪沈四小姐去燕州路途中救了查案的钟大人为防钟大人再受歹人所害便同他一起来雁翎山查案。谁知儿臣一时大意和沈四小姐一起跌落到洞穴中为寻出路顺着风声才走到此处。不曾想竟遇上父皇!”萧屹似真似假地将他来此的缘由说了一番。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果然是天不亡我呀~~~”正元帝不禁高呼起来他激动地捶着床板脸上老泪纵横。

沈灼听萧屹提到自己的名字忙从暗道中走出来行至正元帝前跪下端端正正磕了几个头。

“臣女见过陛下。”沈灼伏首道。

“起来吧此处并非宫内倒不用行这些虚礼。”正元帝拿起衣袖揩了揩脸上的泪感慨道“朕被囚多年乍见皇儿不禁有些失态让沈小姐见笑了。”

“父皇你是被何人囚于此处?”萧屹问道。

沈灼听到正元帝和萧屹都说到“囚”字便不由抬眼细打量这才发现在正元帝的脚踝处拴着两根细长的铁链姆指粗细泛着黝黑的暗光应为精铁打制。

“还不都是那个毒妇和孽子所为!”正元帝忿然眼里迸出凌厉的恨意。

萧屹和沈灼自是能猜到正元帝口中的毒妇和孽子就是皇后郭美仪和太子萧韬但二人都很默契地没提。这两个名字得由正元帝亲口说出。不然以正元帝多疑猜忌的性子怕是反而会怀疑萧屹的出现并非偶然而是另有所图。

随后萧屹和沈灼二人便从正元帝口中听到了此事的来龙去脉。原来这一切都源于正元二十二年的那场秋猎。

那一年魏子渊因被刺杀重伤回营地虽魏国公以他不擅狩猎敷衍过去但正元帝自有自己的耳目。很快正元帝便知道了真相魏子渊受重伤是遭人暗算。

少年帅才国之栋梁还是他正重用之人居然有人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就动手暗杀!正元帝如何肯善罢甘休当即便派人去细查。在萧承若有似无的引导下自然很快就查到是太子动的手脚。

于是正元帝将太子叫到皇帐中对他进行了严厉的申斥并要求其回京都后闭门思过三个月。他还在位呢太子就敢越过他直接处理朝中重臣!这让他再次起了废储的想法。

太子越长正元帝废储的念头就越强。子肖父太子太过像他东宫一干属官又全都是精兵强将这让日益老迈的他深感威胁也越来越忌惮东宫。

正元帝便越发觉得老四好温文尔雅敦厚孝顺哪怕身体差些那也是好的至少不会时时觊觎他的皇位。

正元帝想废储的念头让皇后看出来了于是她趁正元帝熟睡时给他扎了几针。在秋猎的回程途中皇后与太子联手将人偷偷掉了包。

自打正元帝第一次起废储的念头皇后便寻了一个与正元帝身材相似的人放在严密之地日日调教着以备不时之需。为了这一刻她足足准备了五年。

一晃眼正元被囚于此处已有三年。虽没有短少吃喝但双脚被锁最大的活动范围也只有这间石屋。他再也没走出过这里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