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那场大火,你事先是知情的吧?(1 / 2)

父皇是魔鬼 五月初二 617 字 3个月前

x 泪从沈灼的脸上滑下。

沈灼冷冷的看着萧屹也冷冷地看着那对白玉镯任泪水无声地在脸上流淌。沈灼感觉自己已冷成一座冰雕全身没有一丝热气。

关于那三年的无助心酸和无止境的疼沈灼这是第一次向人提起向这个始作俑者提起。

“这对白玉镯除了你我从没给过人任何人。”萧屹静坐良久才缓缓开口。

“是给你收殓入棺的宫女把它从你手上摘下来交给内务府的。飞凤是从内务府处拿到的。”

萧屹说着将白玉镯又往沈灼面前推了推:“你若不喜砸了便是。”

沈灼突然就想起那个叫春桃的宫女在内务府当差是在她落难时对她仍保有尊敬的宫女。所以她这又被人蒙骗了?沈灼自嘲地一哂真是蠢呐!后来这个宫女似乎是让萧屹杖杀了。

“所以你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沈灼听到萧屹清冷的声音在问。

“在见证你们情比金坚携手并肩登顶帝后之位后所有的痴心妄念便自消散。”沈灼敛目淡淡地笑着像在嘲笑当初的自己“妄念一除便得自在魂魄也就自然散了。”

萧屹半垂眼眸:“也就说在封后大典后你才真正消失的。”

沈灼没说话算是默认。

“果然就不该让那孽障盗走尸骨。”萧屹冷声道眉目间浮出丝凛冽的杀意。

“谁?盗什么尸骨?”沈灼心里一颤问道。

“萧玮他趁封后大典冰窖值守薄弱将你尸骨盗走。”萧屹浑身寒气四溢。

当萧屹不叫小石头而直呼其大名时就代表他被萧玮惹怒了。

“砰!”地一声沈灼将手边的茶杯往萧屹身上砸过去!

“连虎头都知道让我入土为安!小石头也知要将我安葬!萧屹你到底有多恨我才定要让我死无葬身之地?!”沈灼咬着牙一字一字地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