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萧石(1 / 2)

父皇是魔鬼 五月初二 1243 字 3个月前

x 在漠北的大营里萧屹见到了驻守此地的大帅叶剑然。叶剑然是天盛的一代名将被正元帝封为建威侯官至一品。叶剑然虽已年近六旬须发皆白但仍精神矍铄一双虎目精光四射不显老态。

叶剑然是萧屹敬重的一位老将军萧屹曾在他手下当过兵。当年一怒之下斩杀达嗒国三万俘兵也有为叶老将军复仇之意。前世叶剑然是死在与达嗒国的那场恶战之中。

萧屹将自己的顾虑和看法向叶剑然和盘托出。

叶剑然沉吟良久缓缓道:“王爷所虑也并非无道理。若以王爷之见该当如何?”

“自古以来只有千年做贼没有千年防贼。侯爷若不想防贼那便只能让身侧无贼。”萧屹道。

“此话怎讲?”叶剑然的目光专注了些。

“把达嗒国变成天盛的附庸国使其臣服及效忠于我朝这贼便没了。”萧屹微笑着。

“王爷的意思是让我部趁达嗒国内乱之际将其强攻下来?”叶剑然皱着眉似不赞同。

萧屹笑着摇头道:“我天盛王朝乃千年传承的礼仪之邦怎可做出趁人之危趁火打劫之事?一个达嗒国而已还不值得让我朝为它背上骂名。”

“那王爷的意思是”

“达嗒国内乱越演越烈正面临七零八散的局面。我们可扶持一位愿意臣服天盛的皇子使其荣登大宝建两国交好。”萧屹道。

前世在达嗒国内乱中胜出的是好战且暴虐的大皇子那这一世不妨换个人来坐坐。

叶剑然蹙眉沉思半晌:“达嗒国历来国弱我们在其国内安插的暗桩也很少。现在战乱一起消息往来更为不畅。”

“这时要得出哪个皇子对天盛亲厚怕是不易而且要取信于达嗒国的皇子怕是更加不易。”

“这倒无妨。”萧屹微笑着从容不迫道“近来天盛周边安稳无甚战事。我特向父皇告了半年的假陪王妃游历大好河山。此番恰好到了漠北不如便由我去走一遭。”

叶剑然闻言忙连连摇头道:“王爷万万不可!这太过危险。”

萧屹再怎么说也是正元帝的亲儿子。万一真要在漠北出什么事他人头怕是难保!

萧屹淡淡一笑道:“侯爷不必多虑。商队驼马尚可前往我又有何不可前往?”

“难道王爷是想混在商队中前去?”

萧屹点了点头道:“正是。”

于是萧屹化名为萧石扮作一位来自燕州的游商组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商队要往佤兹国去需途经达嗒国。而商队的领队正是那日关山楼醉酒的汉子姓钱叫钱多多。

钱多多一觉醒来发现不仅有好心人给了回家的盘缠还意外接到了一个大的活儿让他带队去佤兹国。他本想一口回绝但对方说只要进入达嗒国不管能不能出去都会全款照付五百两!

行商之人为利起早也为利可搏命。一听有五百两钱多多当即往腰上别了两把刀接下单子。

“萧石?”张静宜好奇地问“娇娇为什么端王爷要叫萧石呀?”

沈灼默默扭过头不想搭理她。

萧玮之所以叫小石头那是因为沈灼前世生气时常骂萧屹是一块又臭又硬的大石头。久而久之“石头”两字就成了萧屹在沈灼口中的别名。

不曾想这个名字他竟没忘。沈灼想起自己前世一些幼稚行径不禁有些面红耳赤。

听闻魏子渊也要混在商队中随萧屹一同前往达嗒国张静宜立马表明自己也要去然而被魏子渊拒绝了。

“娇娇我也要去。”张静宜央着沈灼。

“达嗒国在打仗真的不安全。静宜魏小将军是为你好你还是留下吧。”沈灼也摇头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