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再上云山(1 / 2)

父皇是魔鬼 五月初二 763 字 3个月前

x 沈灼被确认有孕后便立即启程回京都。这一路上沈灼的马车走得又慢又稳一天也走不出五十里地。

陆云觉得自己就是用双脚走也得比那马车快不少。但奈何主上紧张得不行只要快一点就怕颠着了王妃。

沈灼一行人一路上走走停停来时一月的路途回程竟走了整整三个月。快七月才回到京都。等他们回到京都时连乌达善干称臣朝贡的国书和使者都已到京都许久了。

乌达善干没有失信于萧屹他登基称帝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写了国书奉天盛王朝的皇帝为达嗒国的天帝达嗒国愿臣服并效忠天盛王朝年年朝见岁岁进贡。正元帝大喜当即封了乌达善干为善郡王。

今生沈灼的第一个孩子也与前世一样丝毫不折腾沈灼。除了微微隆起的小腹她几乎感觉不到任何不适。平阳郡主连声称赞这孩子真是疼惜娘亲的好孩子沈窈也笑着说羡慕沈灼的福气她在怀谢运、谢灵时天天除了吐就是晕每日都很煎熬让她再也不愿生孩子了。

在外人看来沈灼怀孕很轻松可她自己却一直提心吊胆天天数着日子过平日里小心再小心不敢行差踏错一步就怕伤到腹中胎儿。直等到九月十二平安地过去她一直绷紧的神经才终于放松下来。

那一日她抱着兰草哭了大半天把兰草哭着手忙脚乱不知她出了何事。

从那日后沈灼身子起了明显的变化肚子像被吹了气一日比一日大一个小小的脚丫时不时会印在她肚皮上。沈灼心里充满了欣喜和期盼。

一切的发展都很平安也很顺利直到十二月。据太医推算沈灼应在十二月底或一月初临盆。

十二月某日夜间沈灼突然被一阵抽搐疼痛惊醒她痛得叫不出声只能狠狠掐住身边的萧屹。萧屹顿时醒了他见沈灼满脸痛苦之色立即飞身出屋连衣服都来不及穿。不到一炷香萧屹便拎着张太医进了苍梧院。

张太医替沈灼检查完脸色大变惊道:“怎么会这样?!白日里检查时一切还好好的怎么才几个时辰就这样了?”

“情况如何?”萧屹闻言心里一沉。

张太医看了萧屹一眼萧屹随着他到了卧室外。

“王妃眼下这情形不是太好。”张太医面容严肃地道“按说这个月份的胎儿已近足月就是发动了也能将孩子生下来。”

“可适才下官替王妃诊脉时发现滑脉变涩似胎儿气息变得微弱。怕怕是胎死腹中的先兆。”

“张太医若要她们母子平安你有几分把握?”萧屹声音清冷不徐不急。

张太医有些迟疑他看了眼萧屹后者正负手站在窗前抬眼望着天际目光深邃且冰冷。萧屹脸上神色平静完全不似之前飞身撞入他家时的狂暴便壮着胆子开口。

“下官先给王妃开两副安胎的药罢服药后今晚应是无碍。但还要看明后两日腹中是否能平稳下来若不能”